? 第268章 小年-渔色人生 bet 365体育网址_bet365取款_bet-365在线体育投注

渔色人生

第268章 小年

钓鱼1哥2017-4-12 21:56:54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小年是我国汉族传统节曰,也被称为谢灶、祭灶节、灶王节、祭灶。在不同的地方曰期不同,在农历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或二十五(民俗专家说,在古代,过小年有“官三民四船五”的传统,也就是说,官家的小年是腊月二十三,百姓家的是腊月二十四,而水上人家则是腊月二十五。

????民间传说,每年腊月二十三,灶王爷都要上天向玉皇大帝禀报这家人的善恶,让玉皇大帝赏罚。因此送灶时,人们在灶王像前的桌案上供放糖果、清水、料豆、秣草;其中,后三样是为灶王升天的坐骑备料。祭灶时,还要把关东糖用火融化,涂在灶王爷的嘴上。这样,他就不能在玉帝那里讲坏话了。另外,大年三十的晚上,灶王还要与诸神来人间过年,那天还得有‘接灶‘、‘接神‘的仪式。等到家家户户烧轿马,洒酒三杯,送走灶神以后,便轮到祭拜祖宗。

????半山村虽然在这一天也是要祭灶,不过半山村江家组的小年的由来却与传说有所不同。

????江家组的小年据说是很久以前,江家的老祖宗很贫困,没有办法,腊月天也要外出做生意。腊月二十三出门,但是之后再也没有回来,也没有任何音讯。那个时候的信息很闭塞,人口的管理也非常松散,所以家里人都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????这个老祖宗外出之后,他的婆娘独力养大了后代,三年之后,没有得到任何丈夫的讯息,婆娘便开始将腊月二十三那天当成过年。

????在农村里,死在腊月的人是被人认为老天不让他过年的人,或者称之为遭天谴的人。农村里的人认为好人是肯定能够活过年关的。所以村子里有在年前几天死亡的,都是要秘而不发丧,等过了年,到了初几才将死讯告知村里人,筹办后事。

????但是这个老祖宗外出的时候,已经是腊月二十三,没有过成年,自然很是遗憾,他婆娘将这一天定为他们家的年,就是要将他丈夫看作是过了年才出去的,留下一个好念想。并且要求以后每年腊月二十三这一天,江家人必须过年。

????腊月二十二这一天很多年去镇上筹办过年物资。

????现在冰雪覆盖了河面,村里人只有步行到河对岸的村子里去赶汽车,要么直接步行去镇里,不管选择哪一种方式,都必须步行走过鹭鸶江,还需要翻过几座山,才能够走到马路上。

????“你们确定还要跟我一起去赶集么?”江边将现实的情况说清楚,然后问道。

????严垣有些犹豫,但是萧雅琳与柳如萱的态度却很坚决。

????“我就是来看农村里过年是什么样的。要是不跟过去,我不是白来了么?”柳如萱的态度很坚决。

????萧雅琳也点点头,“我也是。农村的习俗很有意思。我还从来没有赶过集市呢。我要去看看,集市究竟是啥样子的。在集市上有多少有趣的东西。我想农村的过年才是最传统的。真想看一看,不然就白来一趟了。”

????严垣有些无奈,“我说反对,你们能够不去么?”

????“不能!”萧雅琳与柳如萱齐声说道。

????“走吧,就当是出去打猎,反正也不是完全要靠走路的。”江边说道。

????严垣没有办法,只得硬着头皮,跟着几个人一起往集市走去。

????这一天赶集的人特别多,半山村几乎家家要去赶集,而且几乎家家统一出发。村里赶集的人一走,村里甚至冷清了许多。

????江边带着严垣等人,早早的出发。江边没有跟严垣说清楚的一件事情是,就算到了河对面临近村子里,也未必能够坐得到车。由于这一天是赶集的最高峰,所以即使是邻村,车子也不是那么容易坐得到。

????到了山门镇的时候,严垣深刻体会了什么叫苦尽甘未来的滋味。先说一路上,别说没有车,就算是有车,比走路也好不到哪里去。路上铺着厚厚的冰雪,根本无法通车,另外路上到处都是行人,就算有车,也只能在大路上慢慢地挪动。

????好在步行的路途比坐船近了许多,所以,走路所需的时间,也只比坐船慢那么一个多小时。

????原本以为到了镇上的时候,可以找一家店子坐一下,但是到了镇上的时候,严垣才知道,那根本就是一种奢望。

????山门镇的大家小巷里到处挤满了人,店子里也被购买商品的山门人挤得慢慢。

????“兄弟,哥哥我实在走不动了,你能够给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么?”严垣说道。

????“严垣,你太没用了。这才走了多远?你又是两手空空地,你说你怎么连个女人都不如呢?”柳如萱说道。

????严垣正要反驳,说你柳如萱能不能算是正常女人?但是看到萧雅琳就在旁边,自然说不出口了。

????萧雅琳其实也很累了,不过集市里很多新奇的东西,让萧雅琳觉得很有兴趣,一路上的疲惫消失得一空。

????其实集市上卖的都是城里人不屑一顾的地摊货,甚至比城里的地摊货还有些不如。由于赶集的人太多,集市又比较小。镇上索姓在腊月最后半个月将所有的街道变成步行街。在马路的中央摆上摊位,商贩们可以租摊位卖东西。

????就算是这样,整个街道还是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地方。

????“江边,哪里来的这么多人啊?”严垣皱着眉头看着黑压压的人群。

????“整个镇有二三十万人,过年的时候,很多出去的人都赶了回来,说不定还带几个回来。过年的时候,都出来采购物资,你说说,哪里来的这么多人?”江边说道。

????“人真多。虽然在步行街见过这么多的人,但是大家小巷都挤满了人,还真是壮观。”萧雅琳说道。

????“兄弟,能不能先找个地方歇下脚,吃点东西再去逛街买东西?反正我们也不需要买多少东西。”严垣感觉到肚子有些咕咕叫了。

????早上的时候,江边家里可没有面条,也没有包子之类的面食,只有米饭,这样习惯了早餐简简单单的严垣有些难以适应,他早上没吃多少东西,又连续走了几个小时的路程,肚子早已经饿扁了。

????“行行行,我们去一个地方。那个地方的人应该不是很多。”江边说道。

????过年的时候,家家都是与亲人待在一起,很少去酒店。各个机关单位又已经开始放假,所以像山门镇这种地方的酒店,到了过年的时候,生意反而变淡了许多。

????江边带着几个人赶往秀丽酒楼。

????与山门镇到处人山人海相比,秀丽酒楼这边显得有些冷清,这些天,来吃饭的人少了,赶集的人也不会从这里路过。所以到了这里,几个人的耳朵终于清静了一会。

????“咦,这不是江老弟么?不是说到城里去发财了么?这是那阵风将你吹到我这小店里来了?”曾秀良看到江边的时候很是意外,不过却很高兴。

????“曾老板说哪里话,我哪是出去发财,是去混口饭吃。倒是曾老板生意越做越大了。这是我的几个跑朋友,走到镇里,又是累,又是饿,只好到曾老板这里来了。”江边说道。

????江边没有注意到自己与以前相比,应酬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,要是以前面对曾老板,江边免不得还有些腼腆,甚至卖鱼的时候,价钱都是刘慧君谈好的。

????“欢迎欢迎!你现在是咱山门镇的名人,曾哥我虽然不怎么看新闻,但是能够上国家电视台的大名人,就是我想不知道都不容易。你也知道咱山门镇这个地方是没有秘密的。你能够到我曾秀良的店里来,是给我曾秀良面子,这一顿我请了。就是看你这个大名人给不给面子。”曾秀良亲自将江边几个领到一个包间里。

????“我就知道江兄弟只要一出去,必定飞黄腾达,果不其然,这才半年的时间,兄弟竟然已经名满天下了。”曾秀良接着说道。

????“各位先等一下,我去厨房里吩咐一下,这菜,愚兄给做主了。江兄弟也知道。这个时节,我们这里的生意也不太好。所以厨房里就那么几样菜是新鲜的。我去让厨房准备几样新鲜又有咱们山门特色的菜来。保管几位贵客满意。”曾秀良说完便走下了楼。

????“兄弟,没想到你在半山村有这么大知名度,这饭钱都省了。”严垣笑道。

????“呵呵,其实这个老板我在去钱塘之前就认识了。之前,我钓了鱼就是卖给这个老板。赚了点路费钱,才有钱到钱塘去。不然还半山村守着那栋茅草房呢。”江边说道。

????“你以前卖鱼?”萧雅琳有些惊讶。

????“是啊。一开始也不知道从鹭鸶江里钓上来的鱼还能够卖钱。我以前都是掉鳖鱼卖的,不知道钓鱼也能够卖钱。我爹钓鳖有些死规矩,所以鳖鱼虽然贵,我们也赚不到钱,只够糊口。有一天,我带了几条鹭鸶江里钓上来的鱼放到山门镇里来卖,才碰到了这个曾老板。”江边将自己卖鱼的经历简单的说了说。

????萧雅琳听得有些着迷,柳如萱与严垣也很是感兴趣,但是也不好细细追问,毕竟这些对于江边来说,并不是十分愉快的回忆。

????江边这里才讲完,曾秀良那里已经将菜端了上来。

????“今天客人不是很多,所以先将你们这边的菜给炒了。”曾秀良说道。

????曾秀良炒了七八道菜,还真都是山门镇的特色菜:血浆鸭、米粉鹅肉、剁椒鱼头

????这个时候,严垣几个都已经是饥肠辘辘,只闻到这菜香,肚子里便已经咕咕直叫了起来。

????严垣等那菜一上来,便已经拿起筷子夹起一大块鹅肉往嘴里送,“说句实在的,这个时候,就散再难吃的菜到了我嘴里也已经是人间美味了,实在是肚子都饿扁了。”

????“就你前世是个饿死鬼。到哪里,人都被你丢死了。”柳如萱不满的说道。

????不过柳如萱说归说,同时却以比严垣还要快的速度,将筷子伸进碗中,夹了一块肉,直接塞入口中。

????“嗯,嗯,我说江边的厨艺那么好呢!原来是被这山门镇的美食熏陶出来的。”萧雅琳吃了一口,便赞道。

????萧雅琳这句话虽然没有直接夸秀丽酒楼的菜口味好,但是侧面还是反映了这个问题。至少她说明了这秀丽酒楼的菜能够代表山门镇的最高水平。

????“是不错哦,就是放到钱塘城,这菜色也是很有特色的。”柳如萱说道。

????柳如萱这话就说得有些巧妙了,她说的是很有特色,并不是说,秀丽酒楼的厨艺能够在钱塘城算得上一流,但是很有特色。

????但是就算是这样,曾秀良还是很高兴的。他在外地开酒楼,打的就是山门镇特色菜这面旗帜。也许厨艺上,秀丽酒楼没有太多的过人之处,但是就特色上来说,还真是独一号。

????“承蒙夸奖。说句实在的,我也是在省城里开了一家酒楼,打的就是山门镇特色菜这个名号。在山门特色菜这方面,我敢说,山门镇还找不出第二家有我们秀丽酒楼这么精的。不过在江老弟的面前,我又有些惭愧了。江老弟一走出山门,竟然能够在钱塘城夺得厨艺大赛的冠军。要不是从国家电视台看到的这个新闻,我还真是不敢相信。可惜我这样的酒楼可容不下江兄弟这样的能人,不然的话,我还真想把江兄弟拉到我的酒楼里来。”曾秀良说道。

????“我这不是到曾哥你的酒楼来了么?”江边说道。

????几个人一齐哈哈笑了起来。

????“我说,你们秀丽酒楼咋回事?我等了这么久都没见把菜端上来,这一个包间比我们后面才来,竟然把菜上齐了。是不是我豹子的钱没人家的干净?还是我豹子头的面子没人家的大?”这个时候,包间外面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????曾秀良一听到豹子的声音,心里连叫糟了糟了,“几位先吃着,我出去招呼一下。”

????“原来是豹子哥来了,真是抱歉。我这就去吩咐厨房,赶紧将您的菜端上去。”曾秀良说道。

????“曾老板,我豹子对你曾老板还算是仁至义尽吧?”豹子说道。

????曾秀良点点头,“豹子哥对秀丽酒楼,对我曾秀良非常仗义。”

????“我豹子可曾少过你曾秀良一分钱?”豹子依然很平和的说道。但是谁都明白,风平浪静的背后是暴风雨。

????“没有没有,豹子哥从来没有欠下一分钱。”曾秀良抹了一把汗。

????“那我要问问你了,凭什么人家来得比我晚,上菜却还比我早?要不是我兄弟出来小便,我还不知道。你曾秀良竟然对我豹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是不是你以为有曹副书记罩着,我豹子就不敢拿你怎么样?”豹子这是要发作了。

????“绝无此意,绝无此意!豹子哥,你容我解释。”曾秀良拿出一包软中华,递给豹子。

????“行,我就听你解释解释。”豹子没有接曾秀良的烟。豹子做事可比以前稳妥了许多。

????“是这样,我有几位贵客从外地回来,一上午没吃饭,所以,我就先把他们的菜给上了。豹子哥多多原谅。”曾秀良陪着笑说道。

????“贵客,人家是贵客,我就是贱客。人家肚子饿了,我豹子就吃饱了撑着?”豹子说道。

????“多多原谅,多多原谅。”曾秀良说道。

????“原谅?我会原谅你的。不过我先得看看,这贵客都长什么模样?”豹子正要准备打开江边几个所在包间的门。

????“豹子哥,里面真是我的几个朋友。还请给我几分薄面,我马上给您配个不是,你看怎么样?”曾秀良说道。

????“我哪里敢哪!我现在是良民。不敢拿你这有后台的人怎么样。我就想讲一回道理,问一问,你们的这些贵客,要是他们碰到这种情况,他们会咋办。”豹子说道。

????豹子将曾秀良一推,立即将曾秀良推了一个踉跄。

????豹子推开门,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正对门口的江边。

????江边与以前相比,气质上有了很大的改变,但是面貌可没有太大的变化。对于江边的样子,豹子可是印象深刻的很。半山村没有人更比豹子知道江边的厉害了。

????江边抬头看了豹子一眼,目光也不似以前那么凌厉。

????但是豹子却感到一股寒意袭来,身体颤动了一下,准备拉上门逃走。

????“呵呵,既然来了,何不进来喝上一杯。”江边说道。

????豹子原本要退后的脚又收了回来,躬着身子,慢慢地走向江边的身边。

????“豹子哥,给我哥面子,这”曾秀良赶过来,看到诡异的一幕,立时闭口不语。

????“您老人家在这里啊!我是真不知道。我就是进来看看,我,我这就走,几位慢用。”豹子像江边哈了哈腰。

????“当了老大就是不一样啊!你不是要进来和我说说道理么?”江边放下筷子说道。

????“我这不是不知道是您和朋友在这里么?要是知道您在这里,我肯定是不敢进来打搅的。”豹子说道。

????“坐这吧,和我喝一杯?”江边说道。

????豹子搞不准江边的心思,不敢坐下来。躬着身子坐也不是,不坐也不是。

????江边嘿嘿一笑,“坐吧,做吧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这顿饭曾老板说要请客,也不要你出钱,你怕个啥?”

????“那我就坐下来了。”豹子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。

????“曾老板,坐下来,接着喝几杯吧。当初要不是你照顾我,我说不定还在半山村厮混呢!”江边说道。

????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曾秀良见麻烦解决了,总算放下了心来,不过曾秀良心里很是纳闷,江边又跟这个豹子有什么瓜葛。

????严垣几个也对眼前的一幕很是不解。不过有外人在场,也不好说什么。

????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>